《射雕英雄传之九阴白骨爪》观影评:是耶非耶乃世事(同人剧本)

2021-07-06 16:12 来源:微丹湜意品武侠与生活

黄药师见她明明脆弱,却怎么也要坚强起来,心中大是怜惜,不自觉口气软了下来:“没想到若华会如此狠毒。”

如无意外,今天应该要编到梅超风之死了,这几天的剧情每天都有人死。

黄药师找过来时,只见梅超风垂头静坐,陈玄风却一动不动,生息全无。

黄药师一看即知,心中大是怜悯,从今以后梅超风就行单影只,独自漂泊了。

一时忘形,脱口而出:“若华,跟我回去吧。”

梅超风警觉地跳起来,你别过来!

黄药师面含愠色,可看到梅超风的样子,马上换了口气,你的眼睛怎么了?

梅超风道:“跟你无关,从此我就是我,不会再有谁像谁!”

黄药师被她挑开伤疤,本就压着怒火,一再容忍,现在发作出来:“那么你就胡作非为,滥杀无辜?”

他这么提高声音,梅超风身子一颤,仿佛又回到了拜师学艺的时候,师父威严,积威之下,她下意识就要跪倒。

可到底心中怨恨难平,一咬牙,硬是挺直了身板。

黄药师见她明明脆弱,却怎么也要坚强起来,心中大是怜惜,不自觉口气软了下来:“没想到若华会如此狠毒。”

这一段之前写过了,可以联系上。

黄药师替梅超风抵挡追兵,梅超风逃离后,虽然嘴硬,可天地茫茫,不知该去向何方。

这时欧阳克出现,一见梅超风,就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梅超风道:“都死了,当然只有一个人。”

欧阳克哈哈笑道:“你男人死了?那好,把《九阴真经》交给我叔叔,你就跟着我。”

梅超风道:“好,你过来拿。”

欧阳克不疑有他,才走近,却见漫天掌影,倏然骤起。掌影中,森森利爪,扑向脸面。

欧阳克情知不好,左闪右挪,双手齐出,护住上盘。

虽然猝不及防,到底平素积累,功力还在梅超风之上。

梅超风接连九下,尽数落空。

欧阳克不由地笑道:“凭你还想暗算……”

最后一个“我”字还没出口,只觉腰间钻心般的剧痛。

原来梅超风是融合了落英神剑掌以及九阴白骨爪,先以虚招诱敌深入,再出其不意,一爪奏效。

欧阳克得过叔父指点,知道落英神剑掌的路数,亏得事先指点,不然一时三刻还无法反应。

可没想到梅超风九虚一实,用落英神剑掌打头阵,接下来的九阴白骨爪才是主旨。

欧阳克不曾防备,只觉得利爪抓碎肌理,还要往里刺探,一阵尖锐的刺冷感加迫而来。

他奋起余力,起手一掌,掌未至,风扑来。

梅超风听得动静,顾不得再伤人,立马跳开。

欧阳克缓得一缓,大叫叔叔救命。

梅超风本想再补一爪,可听到他叫欧阳锋,这欧阳锋也好,黄药师也好,她都不想见。

于是一顿足,施展轻功,迅速远离。

这时画外音响起:既然你在江南,那么我就往北走。

欧阳克这才一口气松下,人也支持不住,冷汗直冒,跌落尘埃。

那一伙儿人中,只有欧阳锋是黄药师的对手,其他人见势不妙,已经又散了一半。

欧阳锋与黄药师较量起来,没有一千招别想分胜负。

欧阳锋听到欧阳克的惨叫,马上不打了。

黄药师也志不在此,那么下一次华山论剑再会。

欧阳锋赶到时,梅超风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欧阳克叫了一声叔叔,就昏过去了。

欧阳锋抱着欧阳克下山找大夫看,接连五个大夫,看后都摇头不说一句话,欧阳锋怒道:“庸医误人,再不说就把你们全杀了。”

其中一个大胆的大夫这才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话。

欧阳锋耐着性子听了老半天,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令公子今后恐怕不易有后代。

欧阳锋气往上冲,这一笔帐非算在黄老邪头上不可。(注:我在写连载版《射雕英雄传》读后感系列时,写到黄蓉出场15岁,欧阳克那时三十五六岁,他都可以把黄蓉生出来了。有网友提出,怎么欧阳克那么多姬妾,居然没有儿女?参考这一说法,就设计了如上情节)

欧阳锋都走了,还有谁敢跟黄药师动手,早就作鸟兽散。

黄药师寻到陆乘风,只见他手忙脚乱在照顾婴儿,黄蓉还哭个不停。

陆乘风见到黄药师,来得正好,慌不迭把婴儿交到黄药师手上,他随手抹了抹汗。

黄药师不禁好笑,一听哭声,就知道要吃了。

好在他随身带着蜂蜜和水袋,当下调好了一口一口喂。

黄蓉吃饱了不一会儿睡着了,陆乘风没想到恩师还有这么一手,居然看呆了,那是叹为观止。

黄药师道:“把玄风的尸体搬到船上,我带他回桃花岛安葬。”

陆乘风一惊,刚想说,他死了。

还没开口,只见黄药师面色暗沉,似有伤心事,他也不敢开口,只有低头应是,随后照办。

日月飞梭,时光荏苒。

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这是按照黄蓉的年龄来计算,可根据剧情,还是有出入的)

归云庄中陆乘风再次与黄药师、梅超风相聚,梅超风是为徒弟杨康而来,可她一到江南的地盘,黄药师就已知晓,跟着她一起到了归云庄。

黄药师看到陆乘风多年来一直想重回桃花岛,这一次他答应了。

陆乘风心愿已酬,大喜过望,忙着跪下磕头,却差一点跌倒,陆冠英连忙扶着。

黄药师把眼光转向梅超风,意思再明白不过,要她也提出重回师门的请求。

梅超风却面无表情。

陆乘风大是不忍,道:“都一把年纪了,当年也的确是小弟的不是,梅师姐,你何不跟师父回去,请他帮你看看眼睛也是好的。”

梅超风道:“我受不起你的人情,再说也习惯了。有些东西看着美丽,实则可怕。”

黄药师和陆乘风面色都是一变,梅超风接下去说:“荒郊野外,白骨为冢,却难得自在平等,在白骨面前,人也会更诚实,谁又会不死呢?”

陆乘风叹了一口气,黄药师大是失望,道:“好吧。

听他这一声说得格外孤伶,梅超风心中一软,暗道:“如今他也老了。何必在小辈面前跟他作对呢。”

于是跪下磕头道:“弟子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望重回师门,只愿身为犬马,以供驱使。当初曲师兄和武师弟因我盗取真经而离开桃花岛,弟子愿意寻回他二人。”

旁人听得感动连连,陆乘风却连连摇头,看来她还是放不下过去。

黄药师也听出来了,也顺势道:“好,那你不完成任务,不许回来。”

说得很严重,其实是外强中干,梅超风却松了一口气,事情了结,她就可以走了,嘴角不禁泛起了笑容,这一刻正落入黄药师眼中。

梅超风扬长而去,黄药师忽道:“乘风,当年因何要整她?”

陆乘风道:“我想让她记住我。”

黄药师一愕,继而大笑,陆乘风也跟着一起笑。

他们说话极轻,只有对方才听得到,旁人只见师徒相对而笑。

黄蓉见状大喜,这么开心,想必不会为难我和靖哥哥了。

谁知道笑声未已,黄药师道:“蓉儿,跟我回去。”

黄蓉大惊,爹,好不容易覆水重收,弟子重归师门,这是喜事,为什么要拆散我和靖哥哥?”

她情急之下,口不择言。

黄药师听到“覆水重收”这句话,再想到梅超风临走时无意间的笑容,不由得心头火起,离开我就这么开心吗?

于是不由分说,拉着黄蓉就离开。黄蓉万分不舍,怎奈挣脱不过。

郭靖却一脸茫然,他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黄药师。

他怎么也想不到,黄药师是把一腔求不得的怨气尽数迁怒在他身上。

黄药师心道:“想当我的女婿,你拿点本事出来吧!”

再接下来就是黄药师与全真七子在密室外,荒郊野店中一言不合,双方争斗。

欧阳锋先打死谭处端,黄药师说,不要你帮忙。

欧阳锋道,好,那我帮他们打你。

梅超风在旁,不顾一切冲进去,替黄药师挨了一掌。

梅超风抓着黄药师的手臂,顺势抱紧了他,黄药师当下一愣。

哪里知道欧阳锋情知偷袭的是黄药师,他用上了蛤蟆功,这蛤蟆功还有后着,对付黄药师,不下狠手不行。

梅超风抱着黄药师,将他旋离,欧阳锋后着已至,这一下打在梅超风背心,两下都是结结实实的。

黄药师这才明白,梅超风完全是护着自己,马上拉着她,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后退一丈开外。

第一反应就是看看梅超风,梅超风斜倚在他肩头,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人也昏死过去。

这时欧阳锋道:“就是你的好徒弟,把我侄儿打得不易有后。”

黄药师道:“你早说呢!说出来我早就替他看好了。”

梅超风身子一动,全真六子见情形混乱,不愿再战。

而欧阳锋也不想在此时和黄药师消耗武力,一时之间都走了个干净。

黄药师这才想起,在莫干山上,陈玄风也是这样的死法,难怪梅超风知道蛤蟆功还有后着。

没想到时隔多年,梅超风居然都记着。

黄药师冲口问道:“你还爱不爱我?”

梅超风“噗”的一声喷出来,这喷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像笨字的发音。

黄药师讪讪然,脸上发热,只听梅超风接连咳嗽,她的身子蜷作一团,一动,又是鲜血从口中涌出。

黄药师大是不忍,抓住她的手腕,太辛苦就别说了。

忽然又道:“你想说什么?”

那一句“太辛苦就别说了”,意思是不用回答了,后一句则是看看她临终想说什么。

只见梅超风笑意不减,道:“爱。”

黄药师“啊”了一声,太出乎意料了,他不禁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梅超风道:“爱。”

这一次她用了力气,吐字分外清晰,黄药师一下子惊呆了。

他不禁握住她冰冷的手,梅超风的笑容却有了温暖,道:“在桃花岛和你生活在一起,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她说的不是拜你为师,而是和你生活在一起。

黄药师一阵感动,一阵恻然,将手臂垫在她身下,道:“好了,别说了,我尽量治好你,我们重新开始,现在没有别人,只有你我二人。”

梅超风道:“好呀,好……”还没说完,身子一歪,笑意未绝,身先亡故。

黄药师仰天长啸,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月亮,一会儿云彩散去,又重见明月。

黄药师道:“若华,你长大了,也好看了。可越好看的女人就越会骗人,你以为你骗得过我?”

桃花岛上,陈玄风的墓碑旁多了一块石碑,写着梅超风。

桃花岛女主的香冢中,一块牌位上赫然写着“挚爱梅若华之灵”。黄药师对着牌位道:“你当然会爱着我,可你选择的只会是他。我不会让你们再漂泊。”

“临死你都要骗我,也是在安慰我,那么我怎么也要任性自私一回,让你在这里住着。”

“如果当年我也这么自私任性的话,你就不会吃这么多的苦。”

黄药师不禁伸手去拂牌位上的灰尘,恍惚间仿佛到了当年他离开桃花岛,梅超风满心不舍,前来送别,那时候她难过得低下头,海风吹散了她的头发。

黄药师心头一阵温馨,将牌位上的灰尘拂去。

眼前又回到了当时的情景,他真的伸出手,去拂开她的散发。

梅超风抬起头来,眉眼之间全是笑意,那样的澄澈,那样的满足,也是那样的温柔。

这一刻多停留片刻就好了。

可是黄药师回到了当下,他长吟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然后走出墓门。

不久,杨康设计杀害江南六怪,韩小莹临死时宝剑一带,划开了帐帏,“挚爱梅若华之灵“的牌位出现。

杨康惊呆了。这时朱聪扑上,杨康将他甩开,却不曾留神,朱聪带着诡异地笑倒下。

杨康不由自主跪下,向牌位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时愤愤不平,他恨声道:“黄老邪真不是东西,竟然这样糟践你!”

他是对牌位说的。

然后余怒未歇,又道:“我要公之于众,让他身败名裂!”(怎么眼前出现了苗侨伟版的杨康呢?)

欧阳锋道:“你以为他在乎吗?康儿,别冲动,就这样吧。”

接下来郭靖黄蓉发现了这一切,也清清楚楚地看到“挚爱梅若华之灵”的牌位。

郭靖恨怒满怀,道:“被揭破了私隐,他就恼羞成怒,杀害了我的师父!”

然后在海边,郭靖对黄蓉说:“我只报师仇,不毁人名节。”

黄蓉道:“靖哥哥。”

郭靖道:“你我恩断情绝!”

画面一转,是黄药师站在海边吹箫,黄蓉跑过来说:“爹,已经真相大白,杀五位师父的不是你。靖哥哥也说了,有些事情他是不会说出去的。”

黄药师拂然不悦,道:“要他做好人。”

转身离去。黄蓉撇着嘴道:“说中心事了吧?藏得那么深,不知道有多珍爱!难怪问他要金娃娃都不给我,真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说着撅起嘴,跺足,扭头而去。

然后画面到了桃花岛女主的香冢之中,面对着“挚爱梅若华之灵”的牌位,黄蓉道:“梅师姐,你不能在这里了,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如果你还活着,我倒是愿意让你陪着我爹,我嫁给靖哥哥之后,他是越来越孤单,有个人陪他说说话也好。可是我和我的后代只接受我爹他只爱我娘一个。梅师姐,你别怪我,每年春秋,我会派人来祭扫你和陈师兄的墓。只要不发生冲突,该给的,都会给你的。”

随后画面变为大火之中,一个女孩抬起头来,她的面庞有五六分像梅超风,黄药师带着她离开了火海。

然后的画面转为杨过在哭诉情由,黄药师不由得微笑,道:“蓉儿果然是小心眼。”

他最清楚黄蓉是恨杨康当年看到了牌位,惹出一连串的事,这些事情对她只有伤害,没有好处。

杨过走后,黄药师唤道:“英儿。”

当年火海中逃生的女孩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乍看还真有几分像梅超风,只是眉眼更为轻柔。

程英应道:“师父。”

黄药师道:“你也有机会的,为什么不为自己争取呢?”

程英低头道:“杨大哥和他师父那么好的感情,弟子不愿破坏,也不忍心。”

黄药师心中一动,他转头望向夕阳,心道:“若华,这就是你的心声吗?当年我想激起你的好胜之心,可没想到,现在看来还是你对。”

夕阳犹在,林木萧萧,黄药师缓步而来,画外音是:阿衡给了我一个家,若华你却教我去爱。你我之间,到底是谁带领着谁?

他一笑,吹奏起《碧海潮生曲》,隐隐之间当年的无忧少女,仗剑而笑。

一切都在变。

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