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徐克的江湖

杀手里昂Leon 2015-01-06 14:48 来源:作者授权

当年,徐克来到内地交流,谢晋问他,如果要你拍一部内地题材影片,你最想拍什么?徐克不假思索的回答——《智取威虎山》。其实,徐克对于这个故事早就垂涎已久,早在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读书时就看过京剧版《智取威虎山》,被这个卧底剿匪的故事深深吸引。


 

    当年,徐克来到内地交流,谢晋问他,如果要你拍一部内地题材影片,你最想拍什么?徐克不假思索的回答——《智取威虎山》。其实,徐克对于这个故事早就垂涎已久,早在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读书时就看过京剧版《智取威虎山》,被这个卧底剿匪的故事深深吸引。说到底,之所以他对这个题材情有独钟还是因为这个故事中流露出的那种江湖气。而这个江湖气与徐老怪多年来拍摄武侠片所追求的风格不谋而合。
 
    在越南出生的徐克,自小便经历纷繁战乱,枪炮声成为他童年难以磨灭的记忆,而这种战争记忆也成为他日后电影创作潜意识里的一个重要源泉。所以,他的电影中都有一个江湖,家国乱世、快意恩仇构筑了他电影中的江湖图景。在《新龙门客栈》中,沙漠里的龙门客栈便是一个江湖,三教九流混杂于此,最后在狂风大漠中完成各自的使命;《笑傲江湖》中的江湖,是刘正风和曲洋在合奏完“沧海一声笑”之后葬身火海的通透与豁达。
 
    很显然,《智取威虎山》中也有一个江湖,这个江湖就是土匪横行的威虎山。在威虎山上,有着成型的江湖规矩,有着自己的语言系统(黑话),当然也有打入其中的卧底侠客杨子荣。还是徐克电影中那熟悉的江湖味道。
 
    只不过,徐克用自己的方式将这个故事进行了一下改良,将一个陈旧的革命样板戏改装成一个充满现代豪情的武侠片。对于翻拍作品,徐克向来是具有颠覆精神的,从来不走寻常路。不信你可以回想一下张曼玉版的青蛇、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以及梁家辉版的座山雕。徐克以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赋予了座山雕以崭新的形象,出场方式也是给人一种神秘感,前几场戏都是以背影或是远景出场,直到与杨子荣相见才露出庐山真面目。座山雕作为一个反派,这种形象上的怪异也算合理。但是作为正面形象的杨子荣,徐克依然对这一角色进行了一些颠覆。在以往的影视剧中,杨子荣作为正面角色都是一副正义凛然、刚正不阿的高大形象存在的,但是,在徐克的版本中,杨子荣却更像是一个土匪,一脸的络腮胡,黝黑的皮肤,徐克在选演员的时候就一条标准“扔在土匪窝里找不着”。所以,在电影中,当张涵予版的杨子荣出场的时候,因为长得太像土匪,吓哭了一个小孩,吓晕了一个大妈。这是徐克对于角色的理解,如果杨子荣太过于高大正面的话,卧底在土匪窝里早就被干掉了。所以,我们看到张涵予版的杨子荣操着一口地道的黑话,站在土匪舞台上高唱东北二人转,简直比土匪还土匪。
 
    其实,对于这种红色经典的翻拍,有很大风险,特别还是对于一个香港导演。一方面,有可能会陷入意识形态说教的窠臼,另一方面则有可能被诟病为对红色经典的山寨恶搞。幸运的是,徐克都没有走这两个极端,很巧妙的避免了上述两种危险,而是达到了极好的平衡,既没有陷入意识形态的说教之中,没有主义,不搞崇拜,也没有弄成一出廉价的山寨剧。
 
    徐克用类型电影的方式将这个红色经典重新包装,用各种类型元素填入这个江湖,打造出一部拿枪的武侠片。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是徐克最擅长的,影片到处散发着徐克充满孩童式的玩世不恭,雪地速滑,悬崖索道,都是他的灵光之笔,这样还不过瘾,甚至在影片结尾,他还调皮的让韩庚通过镜头闪回改写了结尾,让直升机加入到最后杨子荣与座山雕的决斗中。在夹皮沟土匪围剿战中,他更是像其偶像黑泽明致敬,将《七武士》中七位武士保护村民的段落移植了过来。徐克将杨子荣卧底上山剿匪的故事通过类型元素的重新包装之后更具有观赏性,显得更加荡气回肠、扣人心弦。
 
    在《一步之遥》中,“阅尽人间春色,丧失生活信心”的牛大爷看到完颜英之后又重拾生活信心,“我硬朗朗地等你”。而在《智取威虎山》中,64岁的徐克也在硬朗朗地等着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