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稼之岛》:一座杀人的岛屿

蔷薇 2016-01-15 21:35 来源:作者授权

电影一开始就呈现出一派祥和和朴素,随着那连绵的青山和潺潺的流水,每一帧画面都好像走进了人的心里。随着乔治·奥瓦什威利的镜头,你可以看见逐渐隐去的远山,柔情似水的河流还有那船桨划水的声音以及鸟儿飞过岛屿的瞅瞅声。


 
    电影一开始就呈现出一派祥和和朴素,随着那连绵的青山和潺潺的流水,每一帧画面都好像走进了人的心里。随着乔治·奥瓦什威利的镜头,你可以看见逐渐隐去的远山,柔情似水的河流还有那船桨划水的声音以及鸟儿飞过岛屿的瞅瞅声。这一切都像一幅意境深远的山水画,淡淡的配乐,舒缓的镜头,老人和孙女之间的静默,可以定格,也可以随着镜头慢慢看去。这就是《庄稼之岛》给我的第一印象,当然,我也知道,这部电影并不像表现出的这么平静和美好。
 
    影片中的地理位置是格鲁吉亚,这个国家本身的尴尬和硝烟弥漫的历史就注定了电影的不平静。它和第三世界国家的电影很相似,在影像上有非常浓郁的导演个人主义风格,它并不像传统叙事电影那般,一个镜头接着一个镜头来表达导演的诉求,而是用大胆前卫的镜头来展现一连串的动作。叙事结构并不紧凑,而是充满了浓浓的诗意,其中不仅有少女对成长的渴望,也有老人对家园的坚守,还有战争对人、对土地的戕害。
 
格鲁吉亚电影的崛起
 
    最近几年,格鲁吉亚电影的崛起之势有目共睹,七十年代的导演奥塔·伊奥谢利阿尼,以独特的视角和演绎方式拍摄出了《田园牧歌》,并且获得了荣获1982年柏林电影节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八十年代的阿布拉泽三部曲开始,格鲁吉亚就表现出了属于这个国家独有的情怀和敏感。如今,在国际影坛上,格鲁吉亚电影更是呈现出了不可抵挡的崛起势头,《豆蔻年华》、《威尼斯早晨》、《金橘》、《岸的另一边》等等,这些电影不仅展现出了格鲁吉亚这个国家独特的民族风情,也间接的展示出了他们的文化属性和意识形态。而导演乔治·奥瓦什威利的《庄稼之岛》,让格鲁吉亚电影更是大放异彩。
 
    和上一部电影《岸的另一边》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要对《岸的另一边》进行定位,最合适的标签,应该是公路电影。而这部《庄稼之岛》显然更加简单,不管是故事构架还是叙事方式,《庄稼之岛》都有所“收敛”。很显然的一点是,导演想通过这种小格局的电影来表达一种更深刻更悲天悯人的情怀,所以,整部影片虽然简单,依然有很多值得细细回味的地方。简单来说,《庄稼之岛》讲述的就是一位老人和自己的孙女在河水冲击而成的小岛上种庄稼的故事。简单的故事设定,背后自然有复杂的原因,比如,为什么他们不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上种庄稼,为什么他们要背井离乡选择一座无所依傍的岛屿......这些问题都是导演想表达的问题。
 
    影片的一开始,一位老人划船而来,在一片沙洲上进行查看,随着故事的推进,老人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进行盖房,耕种。整部电影的对白寥寥无几,推动电影继续的是时间和任务的动作。从最初的房屋框架,到最后的庄稼遍岛,本以为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其实不然,故事才刚刚开始......
 
充满诗意的岛屿
 
    电影中经常会出现船桨划水的声音,鸟儿的鸣叫,蟋蟀的鸣叫,这些声音让电影更加饱满,而镜头中的远山和河流构成了故事发生的背景和地点,同时,也构成了整部电影的诗意风格。老人和小孩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劳作,看起来一派祥和。舒缓的移动镜头,淡淡的配乐,让这种诗意的镜头得到了补充和强化。突然有一天,一声枪响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有人来这里找敌人,有人来这里拯救朋友,唯一不变的就是岛屿上的生活。
 
    格鲁吉亚电影的诗意或多或少遗传了苏联电影的特点。虽然苏联电影已经成了历史,但是,苏联电影对世界电影的贡献是不能忽略的。熟悉苏联电影的人会发现,苏联电影在内容上具有很强的进步性,不仅可以和时代齐头并进,也可以在技术上推陈出新,同时,苏联还有一批资深的电影学者和从业者,他们让苏联电影的电影语言也具有了独创性。在这样的影响之下,如今的格鲁吉亚电影也有着这样的风采。
 
    《庄稼之岛》的叙事方式有些像中国的田园诗词,同时,又有塔科夫斯基的深邃,老人和孙女在岛屿上的生活就如出世般的自然恬静,而结尾处的凌冽和悲怆,让人们看见了乔治·奥瓦什威利的残忍和犀利。
 
河流依然在流淌,只是物已是人已非。
 
    导演乔治·奥瓦什威利借助这座庄稼之岛来隐喻某种不可摆脱的循环着的宿命,努力的生存着,被战争毁掉家园,找到一块儿宁静之地,沙洲被大雨肢解,老人葬身于河流之中,孙女远离死神的手中......新的沙洲重新形成,新的人登上沙洲,此番轮回,生生不息......
 



第一时间获取影评,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我们都是影评人wmdsypr』,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我们都是影评人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关注最新电影资讯,可关注公众号:glofilm,有机会获得奖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