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火线》:音乐中流淌出孤独的歌

2020-11-11 21:36 来源:相听不厌

通过运用自如的视听语言,将两位立场对立的主人公从社会的固有印象中解放出来,重新发现了人的存在。

当一个人感到孤独的时候,天边的月亮就是他的眼球,此时会有海浪的声音伴随着黑蓝的夜晚。

他不能轻易让泪水流下,否则他所在的世界就会迎来大洪水的侵袭。

电影《盗火线》中,导演迈克尔·曼延续他往常的风格进行了一如既往地双雄设置。

通过运用自如的视听语言,将两位立场对立的主人公从社会的固有印象中解放出来,重新发现了人的存在。

音乐声响起,电影的每一帧画面都被渲染,将主人公坚硬外表下的人性轻易地呈现给观众。

尼尔·麦考利是一名职业匪徒,当他完成工作,回到他那后现代主义风格的房子时,站在窗前,蓝夜一览无遗。

音乐《mystery man》响起,缓慢地为尼尔轻拂,飘扬于画面。

选段摒弃了乐曲的旋律,而选择了乐曲前期隐隐约约的海的声音。

看似单调,实则所有的空隙都填满了人物的孤独。

而当尼尔工作时,急促的鼓点不停重复,又加强了音乐的主题——紧张。

对比之下,尼尔在工作时是强大而不畏困难的,他真切地活着。

无论是电影中的他,还是屏幕之外的观众,都能由这激昂的鼓点烘托而出的紧张氛围,而领略到生命与音乐的快节奏合唱。

然而,当工作结束之后,喧嚣之后只剩沉默。

尼尔回到他孤身一人的家中,慢节奏的弦乐器与快节奏的鼓声在不同的时空间构成强烈对比,形成一种反差。

音乐把尼尔内心世界的变化透彻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文森特·汉纳是洛杉矶警局重案组的探长,当他回到家中,再次因工作错过家庭聚会的他,面临着与妻子越来越深的感情隔阂。

低沉而黯淡的背景音乐响起,人物的对话声极大,使得文森特潜藏的低落情绪得以更真实地表达出来。

一边是繁忙的工作,一边是摇摇欲坠的家庭,悲剧似乎早已注定。

此处的音乐基本没有大的起伏,甚至显出平静,节奏缓慢,暗喻着这一不可调和的矛盾。

家庭破碎的征兆已在缓行的音乐中出现了,看似是最亲密的关系,但两人都无法理解对方。

孤独,从不因在意人的身份而改变。

面对这种孤独,尼尔选择与他人建立更深层的联系,一场爱情就此发生。

主题音乐响起在每次他与女友相处的时候,连接了镜头和人物情感状态的起伏,从互不相识到天人永隔。

既预示了他们的爱情发展,又暗示了最终的命运悲剧,为影片蒙上一层朦胧的浪漫哀愁氛围。

同时也彰显了尼尔在作为劫匪的身份之下,有着一颗与常人无异的心,不是单纯的恶,也非简单的善。

两人初遇时,由电子音色开始的长笛气声是主奏乐器,辅以电吉他伴奏和忽隐忽现的pad,营造了恋爱前羞涩朦胧的气氛。

主题音乐第二次出现时,声音格外低,一场关乎爱的谈话吸引了观众的所有注意力。

连续的旋律,保证了情感的持续性表达,有一种绵延性和连贯性。

导演特意去除了乐曲原有的其他配器,只保留了电吉他的演奏以抒情,节奏极其舒缓,正适宜表达人物内心微妙的感受。

主题音乐最后一次出现,也是他们的爱情命运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刻,音量最大,音调最低。

乐曲一直在中低音区演奏,将人物情绪随着音乐整个释放了出来。

一场关乎分别还是相聚的选择,不如说是生存与爱情的选择。

配乐选段的主奏乐器也选用了带有铜管色彩的吉他音色,节奏沉缓滞重,气氛渲染浓厚,如泣如诉。

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两个人的爱情已经被一步步地呈现了出来。

当最终的选择在画面中暗示而出时,背景层的打击乐选用了滤波拉大混响的军鼓以及镲片穿插。

更符合人物坚定的内心和洋溢的爱情,如同波浪汇集海洋般。

孤独的人总想身边有所陪伴。

无论是个人的海洋,还是人类的波浪,人人都会孤独。人生活在都市,孤独感只会深而不会浅。

黑道,白道,看似早已被规定了固有属性的职业,其扮演者,同样也是人类。

一切都不可避免,即使他们惺惺相惜,但音乐会暗示一切,包括不可避免的未来。

电影中,警察文森特终于查到了罪犯尼尔的蛛丝马迹,隔着蓝色的监视屏和一双镜片,两人对视。

大提琴作为背景音,由开始的凝涩到后来的流畅,映衬了双方从犹疑到坚定的心理,音乐也与情节结合得恰到好处。

尼尔由惊疑到确定后,迅速做出反应,决定放弃行动,文森特则坚定了抓捕的信心。

警察与罪犯的对峙曲即将在片中响起,命运的交响曲难以逃脱。

尼尔对文森特说,“你怎么能维持住你那糟糕的婚姻呢?”

文森特则回答“说的有道理”。

而后,乐曲《Coffee Shop》响起,短暂的前奏,渐次的钢琴声,起到了人物内心独白的作用。

如同此刻,文森特与尼尔的心门,正在被敲响。

两人本是追捕与逃脱的关系,却戏剧性地坐在一起谈话,他们在背景音乐中一拍即合。

两个行走在社会边缘的人,是敌手,亦为知己。

音乐就像语言,弥合了故事情节前后的分割。

尼尔死了,文森特眼含泪光,一个警察为一个盗匪的死而触动。

莫比的电子乐作为背景音乐贯穿了整个结尾,急促的钢琴声,像雨点,像泪水。

接着乐曲变奏,速度突然加快,四散的钢琴声像无法控制的泪水,作为配器的大提琴被拨开弦。

它的声音不细婉,却缠绕着厚厚的哀伤,是一个长长的叹息。

为尼尔而落,为文森特而落,为人们生活必然的孤独为落。

而后,带点呐喊,带点愤然。

尼尔为了自由,永远闭上了眼睛。

文森特回到死气沉沉的家,他失去了一个知己,孤独流淌一片。

一定是在海浪声中,世界在义无反顾地奔向末日。

世界不讲话,海浪声就是它内心的独白。电影画面不出声,音乐就是它表达的第二个出口。




第一时间获取影讯,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全球电影资讯网glofilm』,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全球电影资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